一对百合一对基
缠缠绵绵绕天涯

行程流水账 周五晚19:30慢船三等B(10人舱)159+15 15是代购费,现在据说有个官网可以直接定船票不需要手续费的,可以尝试 船早上8点就到普陀山了,这样一整天都可以利用还是不错的 船上的设施也就跟火车硬卧差不多,一般我都睡不熟,船舱很闷的,早上六点多就起来去甲板透气了。 有食堂和小卖部,食堂的菜色一般要价还挺贵,建议自带 这次忘记带吃的早上起来吃了顿早饭10元(一碗粥一叠酱菜花生两只超级难吃的小馒头,我只吃了一个,粥的味道不错) 门票160(正月200,还有140的) 门口有自荐导游的,还是建议自己玩比较好,导游罗里吧嗦的我吃不消。 买好门票就直接去买车票了,怕卖光了回不了家 买了17.50的大巴票回家138元 然后就去码头附近的车站乘车第一站普济寺(最大的寺庙,有颗大树上有松鼠) 车费4元,普济寺门票5元 普济寺门口的最低99的香千万不要买,坑爹阿 进去后再怎么也可以买35一大筒的 我们买了18的中筒的两个人都还没用光! 普济寺出来后打算去缆车,事实证明这是不靠谱的 普济寺到缆车8元 一看排队要一个多小时放弃!问了一个和尚说从法雨寺爬上去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事情。 然后索道返回法雨寺6元 开始爬山,从山脚到海天佛国石非常陡峭,运动太少,爬的慢爬了半个小时orz 之后到佛顶山就很快了,路也比较平坦。 普济寺门票5元,吃了顿斋饭10元 一碗饭一碗家常豆腐,爬山饿死了全部吃光!寺庙的酱菜很好吃 普济寺很小的,转了一圈就原路返回参观法雨寺 法雨寺门票5元 感觉法雨寺比普济寺还要大,说是皇家寺庙 法雨寺出来就直奔南海观音和紫主林,不肯去观音院,潮音洞 这几个地方就是在一起的。 法雨寺到紫竹林5元 门票南海观音6元,不肯去观音院5元 南海观音当然是要去瞻仰的 不肯去观音院就在海边风景不错,海水要是蓝的就更好了…… 然后回码头,实在走不动了虽然只要1200m但是还是乘车了3元 码头买快艇票去沈家门28元 快艇大概20分钟到沈家门 沈家门边上一排海鲜排挡,可惜腥味太大我实在吃不消 而且时间来不及了走人 6路车去了长途客车站2元 17.50大巴,大巴座位非常舒服一排就三个位置好像动车的一等坐席,还有个漂亮的乘务姑娘,会发吃的和茶水,感觉和飞机一样!这个138值的。 费用统计 车船费:吴淞路码头到普陀山码头159+15(船上早餐10元) 普陀山码头到沈家门快艇28元 沈家门到长途车站2元 大巴138元 小计351 门票:普陀山大门票160 普济寺门票 5惠济寺门票 5(斋饭10元)法雨寺门票 5南海观音门票 6不肯去观音院 5 小计186 景区车费:港口---普济寺 4 普济寺---索道(缆车)8索道---法雨寺 6法雨寺---紫竹林 5紫竹林---港口 3 小计26 购物:香18/2 观音饼36 杂30 小计75 总计:638 时间节点(纯祈福还愿游) 周五晚19:30船到普陀山周六早上8:00 普济寺结束约10:00 开始爬山时间为10:30不到 到山顶时间为11:15左右 慧济寺出12:00左右 到山脚法雨寺12:30 出法雨寺13:45 到南海观音14:00 游览完南海观音紫竹林不肯去观音15:30 到码头16:00 到沈家门17:00不到 17:30到长途车站等车 17:50发车 22:10分到上海 如果要留出时间欣赏风景海景等则需要再住一晚了~

正说着,我看到一个年轻人从他正门里面走了出来,身上背了根长长的东西,用布包得结结实实的,一看就知道应该是一把古兵器,这东西的确值钱,要是卖得好,价格能翻十几倍上去。 我指指那年轻人,我三叔叔点点头,做了无可奈何的个手势,我心里一阵悲哀,心想难道我的小摊子今年真的要破产了 我和闷油瓶的初遇,满打满算135个字,刚好够发一条微博,现在想来当时闷油瓶的形象估计也是我现在脑海里印刻的那样子,若一细想,当时闷油瓶走路并不慢,头发又长连帽衫穿着,压根就没看清长什么样,说实话当时我的目光在那龙脊背上的时间还多一些。但是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闷油瓶,说句矫情的,命运的齿轮就在那时开始运转。当然我写笔记还是颇含蓄的,写的波澜不惊,闷油瓶也看过我的笔记,但是他从不多说话,我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自然问不出口,“小哥,你第一次看我是什么感觉?” 然后我再怎么是个歪歪党也抵不过现在的年轻人,电视剧一打开那句交给国家直接让我喷了,也是怪我金盆洗手只能卖卖自己写的笔记版权过日子了,不去管那奇怪的护宝行动,很在意三叔楼下的对我来说的初遇,竟然是一出英雄救美!呸!回头想想我还真有这么弱的时候。转头看看被我拉着看电视剧的闷油瓶,这家伙无论看宫斗看婆媳大战看僵尸片看超级英雄都是一个表情,只是目光从天花板移动到了平板电视机上。也不知道这个闷油瓶的脑子里会不会也像B站一样充满了弹幕。比如挑挑拣拣镜头里的张起灵这花拳绣腿全靠快进摄录,比如吐槽吐槽那韩国欧巴一样的发型。 我很不爽,于是在卖版权给电影的时候咬定要自己编剧,结果成品大家也看到了,这真不能怪我,在广电总局的那些条文下修改了无数遍,又在导演监制的讨论下修改了无数遍,要有戏剧性,要有观赏性,想想那可是在两层楼高的屏幕上展现的画面啊!于是就把初遇改成了一枚铜钱引发的姻缘,呸!初遇。胖子很不满,指着我的鼻子说这电影版就是盗墓侠侣吧,一对狗男男互撩的故事,我呸,全程几乎都是我在撩啊!和胖子视频通话吵了几乎一个小时,最后总结至少那瓦罐我还帮你留着啊!胖子他一句重色轻友就把视频关了,宝宝我心里苦。 “吴邪……吃饭” “小哥!”吵架吵了半天,一看都晚饭的时间,小哥虽然会做饭但不是大厨的水平,不过有情饮水饱,粗茶淡饭才是真,吴邪屁颠屁颠跑去摆碗筷,堪比老神仙的张家族长做的饭,吃一顿说不定能年轻三岁哩。擦肩而过的时候就听到淡淡一句。 【没变】 ?????? 我还想细问他喵的就不理我了,吃饭吃了一半闷油瓶直勾勾看着我,鸭梨山大。 【一点没变,从你三叔楼下那天开始。……吴邪依然是吴邪】 我已经震惊的忘记数他老人家说了多少个字。浑浑噩噩的吃完饭洗鸳鸳浴,这才反应过来,卧槽张老爷子这是告白吗?????果然哪里有什么戏剧性,哪里有什么观赏性,语气完全没有起伏,内心一片波澜不惊。 我心里美滋滋的,胆肥的问他当时的感想,他只望着我不说话,他娘的又闷回去了,心想不会是见到友人曾孙的感觉吧,正想着浑身一颤,借着水温那两截手指已经钻到了不可描述的所在,靠,为老不尊!